首頁 > 新聞 > 齊魯第一眼 > 山東新聞 > 正文

畢業季租房量上漲約五成 德州四五個人“搶”一套房很正常

核心提示: 我從5月份便開始找房子,但仍沒搶到好的。”今年畢業的曲冉在天衢工業園找到一份工作,她想在單位周邊租一套房子,方便上下班。“

從上月起租房量明顯上升

我從5月份便開始找房子,但仍沒搶到好的。”今年畢業的曲冉在天衢工業園找到一份工作,她想在單位周邊租一套房子,方便上下班。“相中了領秀天衢小區一套90余平方米的房子,之后和房東達成口頭約定,但在準備簽合同時,卻被告知房子已經租出去了。”曲然后來得知,僅這一套房就有四五家中介帶著租房者去看房。

面對“僧多粥少”房源緊張狀況,想要租到稱心如意的房子難上加難。“一套家電齊全的優質房源會同時在多家中介公司掛出,所以四五撥人同時看中一套房子是很正常的事情,”德興大道一房產中介經理坦言,在旺季,客戶看重的房子被撬走也比較常見,而且價格基本“一口價”,沒得商量,所以我們都會叮囑客戶看準了就抓緊付定金。

該工作人員介紹,從上月起租房簽約量明顯上升,相較于其他月份上漲了約五成左右。“大部分都是剛剛參加工作的大學生,一般畢業后也愿意在學校周邊租房子,還有就是一些準備考研的學生,所以學校周邊如肖何莊、領秀天衢、岔河紫薇園都比較搶手。”

今年租金出現小幅上漲

我整租了一套小兩室,面積87平方米,價格為1500元。”蔣暢是德州學院化工專業的一名畢業生,今年考研以一分之差落榜浙江大學,老家臨沂的她決定“再戰”一年,前幾日,她離校之后面臨的首要問題是租房子,歷經數次看房對比之后,最終,她以每月1500元的價格,選定的是家具家電齊全的領秀天衢小區,在她看來,這是她能承擔的房租“極限”。

“不只是因為畢業季,今年以來,房租平均上漲200元左右。”在青年路上的一家房產中介機構的工作人員稱,進入畢業季以來,租房一族以學生為主,因為房租總體上漲,不少學生都抱怨價格高一些。“這沒辦法,市場行為導致的漲價,學院附近的小區房租都偏高一些,其中丹若園的房源最少,價格最高月均價1500元以上,而領袖天衢的房源租出去的數量最多,價格適中月均價1200元左右。”該工作人員稱。

“六七月是租房高峰期,但以看房和定房的數據為考察依據,這兩個數據形成的成交量數值并不一定高,因為很多業主不愿意將房子租給畢業生,他們更愿意租給一些有長租意向的市民。”在天衢路上一家房產中介的負責人告訴記者,很多畢業生因為工作不穩定,租房也具有不穩定性,導致很多業主租房子時都會再三權衡,因此總體成交量受到一定影響。

此外,該負責人還說,從租房本身來說,他建議通過大型中介機構、影響力相對較大的APP軟件或公司尋找租賃房源,同時一定要對租賃過程中是否存在其他費用、中途退租的違約風險等有所了解。另外,畢業生剛開始工作如果不穩定,不建議長租,而盡量選擇6個月甚至3個月的短租以進行過渡。

隨著畢業季的到來,許多大學生走出校園工作實習,德州的租房市場也迎來旺季,17日,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了解到,畢業季租房難度堪比找工作,不少家電齊全的優質房源同時被四五個人看上,簽約前還有可能被“撬走”。

【換個姿勢看山東-天天豪禮有驚喜-全新界面國際范兒】

齊魯壹點 最懂山東

齊魯壹點

責任編輯:董艷蘋
快速时时彩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