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齊魯第一眼 > 焦點新聞 > 正文

五湖四海匯聚而來 濟南地鐵3號線蹲點報告

核心提示: 盼望著,盼望著,濟南地鐵3號線的腳步近了。 今年國慶節,3號線將開通試運行。這是城區東部貫通南北向的一條市域快線,連接濟南東站、遙墻機場等對外樞紐。

  

生活日報首席記者王健在地鐵3號線蹲點,跟工人一起吃飯。 記者 王鑫 攝

  

工作人員在對地鐵3號線5號車進行列車編組。首席記者 王健 攝

  

施工人員在進行接觸網專業施工。  首席記者 王健 攝

  

周邊村里不少人在這里打工。        首席記者 王健 攝

  

53歲的小工付英發在扛木頭。        首席記者 王健 攝  

生活日報首席記者 王健

盼望著,盼望著,濟南地鐵3號線的腳步近了。

今年國慶節,3號線將開通試運行。這是城區東部貫通南北向的一條市域快線,連接濟南東站、遙墻機場等對外樞紐。一期工程南起龍洞莊站,北至灘頭站,線路長約21.6公里,共設車站13座,平均站間距約1.8公里。3號線車輛最高運行速度100公里/小時。通車后,濟南東站將實現地鐵、高鐵“零換乘”。

3號線目前的進展如何?能夠加速推進的原因又是什么?6月14日至16日,記者在3號線濟南東車輛段與工人同吃同住,發回來自一線的報告。

灘頭的憧憬

“來來來,豆角便宜啦,豆角便宜啦,兩塊錢一把!”

“西瓜,包甜包熟的西瓜,便宜賤賣,一塊錢一斤,快來買啊!”

6月15日,農歷五月十三,灘頭大集。灘頭集逢農歷三、八,賣衣服的、賣菜賣水果的、做小吃的、修鞋的……啥都有。趕集的多是灘頭、孫家衛、曲家、壩子等地的村民。

因為大集就在馬路邊,而地鐵3號線工地施工的大車比較多,造成了長時間擁堵。大車司機不得不對外面大喊:“靠邊!看車!”

76歲的李道君坐著小馬扎在路邊吹嗩吶,旁邊放著他的自行車。每逢大集,他都會騎車到集上找個地方吹一會兒。這個磨得錚亮的嗩吶他已經吹了40多年。

地鐵3號線灘頭站緊挨著大集,在稻香路和鮑山水廠路交會處西側,灘頭村以東,孫家衛村以北。

臨近11點,開始有附近的民工出來趕集,他們主要是買點水果或者日用品,有的會在路邊吃塊油餅,喝碗餛飩。

馬文田今年68歲,家住2公里外的壩子村,修了二十幾年鞋。因為緊挨工地人流量大,他這兩年都固定趕灘頭大集,“也有工地干活兒的過來修鞋。”他明顯感覺到,大批民工涌入后,這個集更火爆,規模也更大了。

灘頭站西側就是灘頭村,灘頭分為南灘頭和北灘頭,雖然是兩個村,但現在已經分不開了,完全融合在一起,可能挨著的兩兄弟就一個住在南灘頭,一個在北灘頭。

灘頭有三個大姓氏,李、張、郭,總人口有萬人左右,是濟南有名的大村。在這里生活了76年的郭鳳福說,他們村是明洪武年間從河北棗強搬過來的,因為地處小清河畔,多年淤河沙成灘而得名。

現在村里人出門主要靠315路公交車,這條公交線路早晚高峰班次多一些,平峰時段根據客流變化拉大了班次間隔,半小時到一小時一班車。再之前,村里有小公交,能直達解放橋。

郭鳳福從來沒坐過地鐵,“我有免費卡,開通時一定要去體驗下。”雖然滿是憧憬,但他也有擔心:那么大的地鐵站就在旁邊,不知將來他們這個村命運如何?

談到地鐵3號線對當地帶來的影響,60多歲的郭元順提到了出行方便,還想到了就業機會。“現在附近村里已經有不少人去工地干活,不知道地鐵站通了之后,村里人能在那里找到工作不?”他正在修播種機,收了麥子要播種玉米了。灘頭村地不多,一個人9分地,年輕人大多在外面打工。

67歲也閑不住

14日下午4點,氣溫36.6℃,通往曲家的鄉間小路散發著烤人的熱氣,路旁的柳樹耷拉著頭,不時百無聊賴地隨風擺動幾下。近日,濟南高溫預警信號不斷升級。

濟南東車輛段北側的麥田剛剛收割完不久,路邊兩棵樹之間掛著“禁燒秸稈,保護環境”的標語。濟南東車輛段空中看呈狹長形,主要承擔3號線列車的停放、列檢,全部車輛的周月檢及定臨修任務,建成后將是3號線所有車輛的“4S店”。

湖南人丁安華負責中鐵上海局下面的一個施工隊,目前主要做濟南東車輛段的外墻壘砌工作。他去年上半年就來到了濟南,從主體結構一直干到了附屬工程。去年6月份女兒高考他都沒能趕回去。女兒挺爭氣,考上了吉首大學。

為應對高溫,工地作業時間進行了調整:早上6點出工,中午11點收工;下午3點出工,晚上7點收工,避開中午最熱的時候。

60歲的易發國是丁安華手下的工程管理員,他們的工人絕大多數來自重慶萬州。在他看來,相比重慶動輒40℃以上的高溫,濟南的氣溫不算太高,就是太曬。

53歲的付英發干了三十幾年小工,他個頭不高,很瘦,戴著黃色安全帽,穿著迷彩服,敞著懷。他扛著三根木條,有七八十斤重,因為路不好走,有些搖晃。頭上的汗水不時往下滑,扛完一趟,他就用袖子擦一擦;肩膀被木頭的棱角硌出一條條血印,這些他早已經習慣。

“為什么干的活兒差不了很多,師傅(大工)一天400元,我們小工一天200元。”這讓他有些接受不了。和管理員理論了幾句后,他又悶著頭干活兒去了。他們用重慶話吵架的聲音很大,不過事后又看著好像沒發生過一樣。

工人們隨身帶著一個藍色的塑料水壺,容量是兩升,上午喝一壺,下午喝一壺。出汗量大,補水少不了。

在工地上小磕小碰在所難免,老鄧卻比較倒霉。剛被鋼筋刺破了右腿,左腳又被鋼筋戳破了皮,因為面積大,鮮血直流。他本想用衛生紙包一包,工友建議他去衛生室包扎一下,夏天易感染。他的兩條腿上有好幾道傷疤,這是鋼筋工的標配。第二天他又出現在工地上,跟沒事兒人一樣。

劉清明也是萬州人,皮膚黢黑,說起話來露出一口黃牙。“明天正好是我67歲生日。”他笑著說,兒子賣輪胎一年能賺10來萬,老伴給人當保姆,一個月也能掙四五千。家里人都不想讓他再出來干活,但他閑不住。從十幾歲出來打工,他已經干了近50年。

偶爾聊上幾句,他們覺得再過一二十年,這樣大規模的農民工就不會有了。“現在娃娃們都讀書,都能有好工作,在辦公室吹空調;要么家里孩子少,舍不得他們再下苦力。”工地上的錢不好掙。

不斷增加的工人

14日下午3點多,來自重慶萬州的李香國和楊遠成坐火車來到了濟南站,“老鄉說這邊有活兒,在趕工期,一天400塊錢。”他們從火車站打車到工地,如果不是老板報銷,他們才舍不得。

在來濟南之前,48歲的楊遠成在貴州干了倆月,“活不好干,一個月就掙兩三千塊錢,不夠花。”

楊遠成有兩個女兒,大女兒24歲,已經結婚,在中鐵十局工作;老二15歲,讀高二,一個月生活費1000元。他有兩個妹妹,都嫁出去了,兩個老人都由他贍養。女兒的生活費、老人的醫藥費再加上紅白喜事,一個月支出得四五千元。

他們買房搬到了鎮上,整個村子只剩下十來個老人留守在家種地,他的父母就是其中一家。村里每個人半畝地,半畝田,地里種玉米,田里種水稻。他以后跑不動了,也想回村里。

“來濟南一天400元,一個月干20多個工(天),能有八九千塊錢。”對于他們來說,在哪里干活兒都一樣,只要能掙錢。他去過寧夏、廣東、貴州、青海等地,跑了得有全國1/5的省份。

叫楊遠成來濟南打工的是文家順,他們住在一個村子。文家順已經不用再下力氣,他是施工員,負責拿拿圖紙,盯盯進度。“我們是6月5日來的,工期緊,要求7月4日前干完外墻工作。干完了獎勵2萬元,干不完要被罰。”這幾天,一直在加人。14日來了4個,15日來了10個,16日還要來人,基本都是萬州人。

47歲的向成香是和她老公一起來的,之前他們也一直在外打工。她老公是師傅,壘墻;她是小工,和水泥、搬磚。“我們萬州人活兒干得漂亮,各地都想要。”她笑著說,他們的工資是要比當地多一點的,因為技術好。

為了加快施工進度,每一個環節都在加班加點。56歲的王秀珍就是曲家本地的,他們村子里來了很多人。除了曲家,灘頭、孫家衛也有不少人過來打工。

“主體施工的時候,最多有1800多人。”50歲的駱友章是附屬工程現場主管,他說,現場的工人來自五湖四海,安徽、四川、重慶、河南、山東……哪都有。這些人都在干一件事兒:保證地鐵3號線如期試運行。

38的劉慶廣是河北邯鄲人,他們施工隊以前負責主體結構,現在轉做附屬工程;45歲的李強從遵義來,之前在3號線濟南東站,兩個月前來這里鋪軌;中鐵十六局施工現場負責人趙濤今年42歲,他們的施工人員在檢查管道是不是漏水,2萬多米的管線全部要打一遍。下一步,濟南東車輛段的燈也是他們負責安裝。

流動的廚房

6月16日早上7點,兩歲半的小佳佳就穿著小T恤,反穿著拖鞋在院子里跑來跑去了。過不了多久,她的玩伴們就會出來。工棚里的這些小家伙基本都是廚師或者工頭家的孩子。他們的歡笑聲和跑動的身影,給工棚帶來了更多生活氣。

佳佳的爸爸叫錢小鋼,今年42歲,負責1號廚房。一個施工隊配一個食堂,施工隊的廚房都集中在一起,一共22個,有的施工隊會占兩個,一個做飯,一個當餐廳。

“我們這里高峰時有七八十人,現在只剩下30多人,主要是安徽、江蘇和山東人。安徽人和江蘇人吃得清淡一點,山東人口味重,我們做菜就一半一半,大家各將就一下。”錢小鋼之前在當地飯店當廚師,去年6月12日來的濟南,在工地上過的春節。他們的施工隊負責主體結構,工期緊,工人們春節沒放假,他們也回不了家。佳佳在這個工地也從一歲半長到了兩歲半。

他大兒子今年19歲,已經工作了,佳佳馬上也要上幼兒園。不過到時候這個工程就干完了,只能在下一個工程附近找幼兒園。

6月15日中午11:10,來自重慶萬州的工人們陸續到10號廚房吃飯。廚師是兩口子,是工程隊自己帶的當地人。午飯一共三個菜,一個麻婆豆腐,一個炒包菜,還有一個五花肉。

“我們在老家重慶吃的都挺辣,在這邊不敢吃這么辣,氣候太干燥了!”47歲的覃發珍有兩個孩子,大女兒24歲已經結婚了,小兒子16歲在讀職專,他們的工人主要負責壘墻。

“在這里買菜太辛苦。”因為不熟悉,剛來時買菜很不方便,現在他們都在灘頭集上買菜。

覃發珍兩口子一般早上4點就起床做早飯;8點多先把肉做出來,中午10點多開始炒菜;下午6點做晚飯,粥煮得更早一些。

15日的晚飯是涼拌黃瓜、炒包菜、五花肉燉豆腐。有工人覺得不好吃,差點和覃發珍的老公廖代友吵起來。不過在工地上,這樣的拌嘴也挺正常,畢竟不同的人口味不同。第二天中午,覃發珍兩口子趕緊調整了口味,加大了菜量。

河北人孫曉華負責8號廚房,她也是剛來不久。工人主要來自河北、云南和四川,她做飯的時候同樣要盡量照顧所有人的口味,河北人不太吃辣,四川人愛吃辣。

16日早上7:40,18號廚房搬走了,他們要去下一個工地。對于工人和廚師來說,這樣的流動再正常不過。

A-201宿舍和四川長牌

來到工地,我住進了中國中鐵A-201宿舍。宿舍里有四個上下鋪,還有一張加床,人睡在下鋪,行李雜物放在上鋪。每個人床上都是一個簡單的薄墊子,一床被子,有的有枕頭,有的就是把外套疊一疊當枕頭。

床下都有個紅色的大桶,這是標配。走南闖北的民工,在哪里都需要這樣的大紅桶,洗衣、洗澡、洗臉、洗腳全用它。

在我住進去之前,宿舍里已經有四個人。三個來自重慶萬州,一個來自成都金堂。

晚上7點放工,大家在自來水管草草洗一把,就到食堂吃飯。

6月15日晚停水,8點左右才恢復正常。工棚里到處是拿著大紅桶去洗澡的人。沒有什么業余生活,洗完澡大家就都上了床。

宿舍里年紀最大的李香國今年53歲,17歲開始學徒,干師傅(大工)也有30年了。他好開玩笑,在宿舍沒事時喜歡斗地主。

彭長生年紀最小,今年36歲,也已經在外面打了十幾年工。他不愛說話,喜歡用手機看電視劇。

46歲的彭先進比較健談。他來自成都金堂,18歲就出來打工了。他穿的布鞋兩只都快露出大母腳趾了,仍舍不得換。“干工地沒這么多講究。”他更愿意把省下的錢寄給家里。

他只有一個女兒,17歲,馬上讀高中。按理說,他壓力不會很大,但他的理念是“女兒要富養”,他覺得自己這輩子有很多遺憾,所以一定要讓女兒過得好。

“我小時候讀書很努力,成績也不錯。”但是因為個子矮,他經常被嘲笑:“你那么矮,你讀書有個屁用。”在這種嘲笑聲中,他后來就不讀書了。

“別人去健身房,我就在工地舉鋼筋。”他已經習慣了現在的生活,遇到下雨休班,他就穿上最好的衣服去城里玩一天,也算旅游了。他去過很多地方打工,也到過很多地方旅游。

因為家里下雨,楊遠成給老婆打電話詢問玉米的情況。“我們那邊種玉米和北方不一樣,種植間隔大,馬上就要在空里種紅薯。”不過他更喜歡吃北方的大米和紅薯,生長期長,更好吃。

彭先進本想出去逛逛,找不到同伴,就去其他宿舍看人打牌了。在略顯枯燥的夜晚,打牌成了一種消遣的好方式。

他們打的是四川長牌,也叫川牌,是一種長條形紙牌,起源于四川,流行于西南地區。據傳川牌是三國時期諸葛亮所創,由各種點子組成。三個人打牌,四五個人在旁邊看。

本來楊遠成和李香國都準備睡覺了,聽說有人打牌,又爬起來去觀站,一直到晚上10點半才回宿舍睡覺。

宿舍環境還不錯,有空調,沒有蚊子咬,蒼蠅倒是不少。不過對大家來說,沒有蚊子嗡嗡的聲音,比什么都強。簡易板房隔音效果差,外面有人路過也能聽到,翻一下身,床咯吱咯吱響,感覺地板也會輕微搖晃。

“好久沒有你的信,好久沒有人陪我談心!”6月15日午休時,有人路過A-201宿舍在樓道里唱歌,大家都被吵醒了,還以為到上工的時間了。

女兒發來的賀卡

6月16日,父親節。上午8點多,中車四方售后服務負責人張濤已經開始和公司的兄弟們以及濟南軌道交通集團的工作人員卸車。“R0305”代表這是濟南地鐵3號線的5號車。

5號車15日下午到達濟南,張濤一直忙活到晚上11點半。“本來已經累得不行了,一看到7歲女兒發來的父親節賀卡,就又有了使不完的勁兒。”從今年年初來到濟南,他已經5個多月沒有回家。

運送“小藍”的是載重40多噸的大貨車,車輛到達濟南東車輛段后,要先用專業吊車卸下來,把車鉤連上,完成貫通道對接和過橋線連接,光卸車就需要一上午,然后整備需要兩到三天。這個“父親節”,對于張濤來說,注定會異常充實。

濟南軌道交通集團物資部車輛技術人員侯飛和孔凡超全程跟著卸車,從首列車到段以后,他們一直在加班加點調試。端午節假期,部門每個人輪休了一天,周末能休息一天就不錯。雖然單位在市區,但他們幾乎每天都要往這邊跑,有時候需要調試到晚上十一二點。

侯飛說,6月11日3號線開始南線聯調聯試,從西周家莊站到龍洞莊站,目前仍在調試中。第二列車6月15日調去了南線,目前放在龍洞停車場,后期兩輛列車同時聯調聯試。第三列正在進行靜態功能測試,第四列車剛到段,18日進行靜態調試。

按照計劃,7月下旬,3號線北段聯調聯試,從西周家莊到灘頭站;8月上旬,全線聯調聯試;國慶節,開通試運行。

【換個姿勢看山東-天天豪禮有驚喜-全新界面國際范兒】

齊魯壹點 最懂山東

齊魯壹點

責任編輯:狄克紅
快速时时彩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