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名記 > 正文

人文齊魯|膠濟鐵路沿線老車站:中西合璧的百年魅力

核心提示: 1897年11月14日,德國借口兩名德籍圣言會傳教士在曹州府被謀殺一事,出兵占領膠州灣。據此后中德兩國在北京簽署的《膠澳租借條約》,中國允許德國在山東境內修筑兩條鐵路,膠濟鐵路(舊稱山東鐵路)就是其中之一。

文|王棟

1897年11月14日,德國借口兩名德籍圣言會傳教士在曹州府被謀殺一事,出兵占領膠州灣。據此后中德兩國在北京簽署的《膠澳租借條約》,中國允許德國在山東境內修筑兩條鐵路,膠濟鐵路(舊稱山東鐵路)就是其中之一。

修建之中的膠濟鐵路(圖片來源:“Die Woche”Juli 1899)

鐵路修建期間,包括起點青島站和終點濟南府西站在內,山東鐵路公司沿線共設車站60座,其中干線車站56個。設計之初,山東鐵路公司“計劃只在鐵路的起點和終點——青島和濟南府的車站建筑上要更加有些特色,更為雄偉一些”。簡潔實用甚至帶有臨時色彩的風格,則主導了膠濟鐵路沿線其余車站的設計。膠濟(山東)鐵路沿線車站所呈現出的建筑特色,實際上也是中西方文化碰撞與交融的產物。

 樂巴定下中西合璧建筑風格

膠濟鐵路沿線的各個車站,尤其是大中車站的設計,呈現出“中西合璧”的風格。而且隨著鐵路不斷向內陸延伸,其風格越來越向中式建筑靠攏。如“租借地外的第一站”——女姑口站(初稱趙村站)與距離濟南西站僅24千米的郭店站就呈現出了截然不同的兩種風格。

郭店站更像是晚清時期華北鄉間的小型廟宇(華納 《德國建筑藝術在中國——建筑移植》)

究其原因,應該是為吸引更多中國人成為鐵路的乘客,減少對這種新交通工具的不信任。德國的鐵路公司,不僅需在建設鐵路設施時充分考慮中國的文化,還要吸取筑路過程中高密等地出現糾紛沖突的教訓,鐵路工程師也要學著與中國百姓融洽相處。

其實,這種建筑風格的創意主要來自這條鐵路的建設和運營負責人——政府建筑師錫樂巴。錫樂巴是1886年德國首相俾斯麥派往中國的四名皇家鐵路工程師之一,曾參與中國第一條鐵路吳淞鐵路的建設,并先后做過張之洞、盛宣懷的鐵路顧問。

錫樂巴(Heinrich Hildebrand,1855-1925)(已故德國波恩大學馬維立教授提供)

錫樂巴對中國傳統建筑的研究,影響了其設計風格,如在青島火車站的設計上,雖然基本遵循了純粹的德國風格,但站房屋頂的造型卻與沿線中小車站異曲同工,采用黃綠相間的雜色琉璃瓦,顯然是設計者有意為之。不過,在大多數車站中,中式風格的影響僅限于屋頂結構和造型樣式。車站的室內不設天棚,屋頂和椽架結構可以直接看到,磚瓦等建筑材料均就地取材,其中為裝飾屋頂而使用的檐瓦和脊瓦也不必特意燒制。這樣既可以節省成本,黑磚灰瓦的色調也符合當時中國人的審美。

 縣:中式屋頂的德式車站

建于1900~1901年膠州站(圖片來源:青島檔案館)

膠州站建于1900-1901年,站房為臨鐵路東側而建的局部兩層的一字形結構,主站房一側兩處連續的Λ形山墻組成了一個大寫的M,探出立面的屋檐以木架支撐,中間以仿木結構進行簡單劃分,其斜陡高聳的屋頂讓人不禁聯想到青島的德國建筑。

雖然膠州站整體具備了德式風格,但屋頂使用的中式筒瓦,顯然是刻意采用的中式元素。這種生硬和帶有拼湊感的結合,也讓站房的風格略顯怪異。或許這種風格的車站也讓中國人,尤其是官員和鄉紳階層感到不適,到了德租末期,膠州站的屋頂已更換為機制牛舌瓦,清水墻也做了抹灰處理。

濰縣站側山墻上出現了山東鐵路公司“插翅飛輪”的標志和站房建成的年份(圖片來源:青島檔案館)

濰縣是膠濟鐵路途經的第一個“大邑”,其車站的風格也延續了“中西合璧”式。站房的立面劃分亦如膠州站和高密站,但屋頂卻采用了較為特別也更加中式化的十字脊屋頂,雖然仍有刻意拼湊的感覺,但這種形式卻在沿線絕無僅有,其設計靈感大概來自北京紫禁城的角樓。濰縣站的外立面沒有再采用大面積的清水墻白線勾邊,僅在主站房的框架承重、門套窗套處出現。此外,仿木結構的裝飾也不見了蹤影,或許鐵路站房的建筑師也意識到了,這種形式中無意出現的縱橫與交叉,并不適用于當時的情況。

 州:晚清華北商業建筑風格

青州府站采用了更多中式元素(華納 《德國建筑藝術在中國——建筑移植》)

青州府站建于1903年。鐵路在離開濰縣這個“分水嶺”后,就深入山東的內陸地區。車站的風格也從德式建筑加一個中國屋頂的“五五開”,趨向于采用更多中式元素。

青州府站的外立面除了采用通體清水磚墻,白線勾邊的形式,中式筒瓦敷設的仿廡殿式四面坡屋頂上,還在正脊、垂脊上增加了鴟吻、磚雕、仙人走獸等飾物。這顯然是在用更符合中國傳統審美的色調與形式,努力拉近鐵路與中國官民之間的關系。

周村站位于山東內陸傳統的商業中心周村。其車站建筑與相距僅65千米的青州府幾乎完全相同,由于單層的售票、候車廳在主站房另一側,讓周村站看起來就像是青州府站的鏡像版本,也形成了某種戲劇化效果。

濟南東站(華納 《德國建筑藝術在中國——建筑移植》

濟南東站位于黃臺鎮,建于1903-1904年,也是膠濟鐵路正線上唯一保存至今的德建中型車站。其站房基本延續了青州府、周村兩站的風格,但西側售票候車廳前往月臺的雨篷則設計了一座德國風格濃郁的石門廊。粗石扶壁的拱券門洞造型樸實,卻不失氣派,毫無疑問成為了車站立面的裝飾重點,顯得有些喧賓奪主。但從整體上看,無論是青州府、周村,還是濟南東站,其風格更接近晚清華北的商業建筑。

 港:極具德租青島特色

大港站設于1899年,作為四方站的附屬站,最初稱之為四方1號站。從歷史圖片上看,第一代大港站也是座中式風格小站。隨著鐵路與港口的相繼建成,路港聯運的重要性也日益凸顯。對大港站進行改擴建也就成為了一種必然。

第二代大港車站(阿部銈二 《青島案內寫真》)

據山東鐵路公司年度報告的記載顯示,第二代大港車站建于1910—1911年。新的大港站完全摒棄了“中西合璧”風格。站房體量適中,主立面向東,采用了中軸對稱的形式,三角形的山墻面向T形路口,顯得非常醒目。車站的主入口是兩個粗石鑲邊,平行連續的拱形大門,顯得有力而穩固。車站西側面向鐵路的屋檐下,曾有一座德制鑄花三面候車鐘的表座。如今這件鐵路沿線唯一保存至今的珍貴文物,已被移至濟南膠濟鐵路博物館保存展出。

整體上看,大港新站的風格體現出德租青島末期簡約、實用的風格。建筑平面趨于清晰,立面變得簡明,德國學者林德認為,這種具有青島特色的風格,也是德國建筑元素與當地氣候相融合的產物。

【換個姿勢看山東-天天豪禮有驚喜-全新界面國際范兒】

齊魯壹點 最懂山東

齊魯壹點

責任編輯:白麗
快速时时彩网址